它将是迎面而来的中国新能源客车

十几年前,美国电影《阿甘正传》上映,安凯客车董事长王江安看了六遍,奔跑者的执着深深地感染了他。他的人生一直跟着汽车轮子跑,27年前是这样,今天还是这样。他欣然接受一个并不十分熟悉的记者的专访,但把聚光灯让给了身后一群人;作为中国纯电动客车行业的领跑者,他希望是安凯。

从一哄而上的狂热,到“四面楚歌”的质疑,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就从来没有风平浪静过。许多人犹豫了、放弃了,但王江安坚信这个占安凯客车年销售不到5%的“新宠”会给安凯带来好运,挡都挡不住。它将是迎面而来的中国新能源客车“黄金二十年”的主角,它甚至会改变全球客车行业的游戏规则。

王江安和他的新能源将士们为这天的到来已经苦苦“战斗”了将近十年,成功也许就在眼前,又总那么让人望眼欲穿;每一步都是历史新的一页,但机遇从来属于未雨绸缪者。

行业声音并不统一

从合肥市南一环右转上南淝河路,一条笔直的马路通向安凯客车的大本营。当路上不时出现崭新的双层城市巴士、漂亮的敞蓬观光大巴的时候,公司的大门很快便出现在眼前。

没有太多豪华大楼,整个厂区显得格外朴素,来来回回穿梭的大巴车与装货的卡车告诉你这里的忙碌。年前年后,这样的气氛似乎没有改变。

从这里先后开出了数万辆代表中国最豪华的大客车,也开出中国市场上绝大部分的纯电动车。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。这几百辆电动车真的会改变中国甚至全世界?怀疑还是确信,其实争议远远不止在安凯。

“2004年,国外学者对对家庭用车减排减污的讨论进入白热化阶段,而2007年,中国官方在两会期间首次提出“构建节能环保型社会”的概念。慢慢预热的新能源概念在中国客车行业开始升温。安凯和许多厂家一样都尝试推出自己的产品。”

“2009年2月,我们卖了5台车,公司股价连续拉6个涨停。你说市场追捧新能源概念到什么程度了。当全球都对行业前景感到困惑的时候,中国至少有55家企业涌向了电动汽车的道路。”王江安说。

“到2011年初,很多厂家做了一段时间,车子做不出来。因为政策的原因、市场的原因、技术的原因,许多人犹豫了,放弃了,仿佛一个新兴战略就这样虎头豹尾草草收场。”

市场上各不相同的声音并没有挡住安凯前进的脚步,因为安凯深知,奈不住寂寞是修不成正果的,对于新兴领域的探索不能只看到眼前利益,这也不是安凯的企业文化所蕴含的内容。

心无旁骛要耐得住寂寞

王江安的办公室在公司大门左侧的一栋不高的综合楼里,40平米左右面积与桌面堆放的文件相比还是显小。正对着王江安办公桌的墙上挂着一幅楷体打印的字:中国不是一个容易的国家,在许多严肃的问题面前,我们需要真正的实干家。

“这句话非常贴近我们当时做新能源汽车的感受。在别人发生动摇的时候,我们真的一点不动摇。傻呼呼地往前奔,心无旁骛,一直做下去,才有今天。”

2006年8月,全球学习型组织的创始人彼得?圣吉来安凯做演讲。他的幻灯片里有一幅画:一个走钢丝的人。石油的开采、供应与消费维持着钢丝上的平衡。突然,一把剪刀剪断了代表石油的钢丝。彼得?圣吉说得很明白,40年后可能石油没有了。这让王江安警醒了:中国对石油的依存度太高了,没有石油,安凯该怎么办?

一位电力专家的话也提醒了王江安,石油可以没有,但中国一定有电,来源非常多:煤炭、太阳能、风能、核能,而且现在电池普遍使用的锂资源,中国储量世界第二。

沿着业界普遍认同的汽车发展思路:替代燃料、混合动力、纯电动到燃料电池,王江安把安凯战略的天平偏向了纯电动技术路线。

《德国人醒了》一篇文章更加坚定了王的决心:能量转换的过程中,从油井到汽油机,再到车轮的能量转换效率是15%;而从油井到到电站,再到电动汽车车轮的能量转换效率是28%。在碳排放方面,前者是后者的3.6倍。

王江安相信德国人的研究。他看到德国举国共创电动汽车产业。奔驰、宝马
西门子多家大公司都在做研发。2009年,宝马在全球100多个点来检测它的电动汽车。这个市场想不疯都不可能,时间可能就在眼前。

2009年,王江安在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读博士,他的研究论文选题是:企业家开发新能源汽车的意愿。这个选题逼着王去系统了解、研究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现状与未来。

“我们有理论支持,也有战略层面、技术层面、市场层面的思考。”

王江安更大的支持来自身后的新能源团队,当时安凯已经研发多款新能源客车,不同技术路线产品与市场的磨合,让他真切感受到电动汽车的未来一定会如火如荼。

“中国仅电网夜间浪费的低谷电,就可以供应2000万辆小轿车充电使用。电动客车可以很好地解决夜间储能问题。虽然目前纯电动车的售价比传统车贵,但以12米纯电动车为例,其百公里耗电不到一百度,按8年的车辆使用寿命来看,综合成本与传统车基本持平。按照现有电池技术的发展,相信未来2-3年完全能实现整车降价30-50%。这意味着电动车将可以不依赖补贴生存。另外,每辆柴油车每年排放二氧化碳近20吨,而电车排放是零。中国有40万辆柴油车在公交线路上跑,减排的潜力有多大,市场就有多大。”王江安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了自己的设想,并最终将发展纯电动客车作为安凯“十一五”以及“十二五”发展战略目标。

在2012年7月9日国务院印发的《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(2012—2020年)》中,明确以纯电驱动为新能源汽车发展和汽车工业转型的主要战略取向,安凯技术路线选择与国家战略不谋而合。

一只脚踩在传统汽车的红海里,另一只脚踩在新能源汽车的蓝海里,王江安坚说,“新能源汽车市场,刚刚进入加速阶段,开始踩油门了。今后二十年,市场不火都不行。”

王江安谦虚地自嘲,“我们的智商不高,就是不停地向前跑。坚持是最大的美德。”